免費產品咨詢熱線: 400-6168689

手機官網
>
新聞資訊詳細

Copyright ?2018 石家莊四藥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|   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石家莊   |    冀ICP備05007979號-1

可信組件

企業新聞

【特稿】藥品被源源不斷送往最前線

瀏覽量
【摘要】:
人物介紹??????戎艷艷,37歲,石家莊四藥有限公司102車間車間主任。疫情發生以來,她日夜奮戰在疫情防控生產一線,每天要走兩三萬步,晚上11點到家就算早的,幾乎沒睡過一個安穩覺。
 
 
人物介紹
 
 
       戎艷艷,37歲,石家莊四藥有限公司102車間車間主任。疫情發生以來,她日夜奮戰在疫情防控生產一線,每天要走兩三萬步,晚上11點到家就算早的,幾乎沒睡過一個安穩覺。
 
 
臨時接到任務取消假期  
 
 
       我和愛人原本打算春節放假后帶孩子回保定望都老家看望公公婆婆,然而,春節前夕,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改變了所有人的生活軌跡。
       1月23日是我們的第一天假期。早晨5點多,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我從夢中驚醒,一看,原來是廠里負責生產的副總韓淑芹,她電話里的聲音特別急切:“湖北疫情形勢非常嚴峻,需要緊急調集阿比多爾膠囊和莫西沙星輸液,廠里要求把生產線趕緊開起來,通知大家克服困難,盡快趕回工作崗,今天就投料復產。”
       作為車間主任,我明白“疫情就是命令,保障就是責任”這句話的分量。事不宜遲,我趕忙通知車間各崗位的班組長,聯系單位電工送電(前一天完成工作后便實施了斷電),協調倉庫等相關崗位,為領取物料作準備。同時,“指揮”愛人將7歲的兒子送到婆婆家。因為我心里清楚,將有一場“硬仗”要打。
       也就是從這天開始,我全身心投入到了戰“疫”之中。兩個月來,我們車間110人全員上崗,人歇車不停,滿負荷運轉,成了廠里最忙碌的車間。
 
 
每天兩三萬步感覺腿都僵了  
 
 
       我每天早上7點10分之前到單位,然后開始檢查車間現場,準備給員工測溫。7點40分,全員到崗。我要給大家做人員調配、操作要點培訓,下達、簽發生產指令,大概7點50分,大家便迅速各司其職地忙碌起來。
       我雖然不用上生產線,但是,我每天至少走兩遍6000平方米的車間。我要抽查員工生產出的藥品批號,核查藥盒與藥品的批號是否一致,還要查看藥箱的批號。此外,檢查員工操作過程中是否規范、是否穿戴了勞動防護用品、是否有違章操作等也在我的職責范圍內。這樣一輪下來,就需要將近兩個小時。所以,我每天都要走兩三萬步,感覺腿都僵硬了。
       中午如果有時間,我就在食堂邊吃飯邊跟班組長討論工作,實在沒時間,就等到晚上一起吃。吃完午飯,我們就立刻開工。
       開班以來,車間每天的產量較常日增長了一倍多,最高時突破了140萬粒。從1月23日到現在,我們車間生產的阿比多爾膠囊是去年總產量的10倍還多。
       我得知,從我們這里生產的阿比多爾膠囊被源源不斷送往防控一線的最前沿,聽到武漢患者用上我們生產藥品的消息,能為武漢加油,中國加油奉獻一點力量,我深深感到作為一位制藥人的責任和榮耀。
 
 
深更半夜回家也無法安睡  
 
 
       疫情發生以來,“前方”診療方案的逐步明確,阿比多爾膠囊需求激增,國家還接連給廠里下了兩次“緊急任務調運單”。
       加班成為常態,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晚上11點多、甚至凌晨1點才能回家。回到家后心里放心不下車間的生產,總要不時看看車間的微信群,班組長們提的問題要及時回復,恐怕耽擱了生產。
       深夜時分,車間遇到生產問題,微信里說不清楚,同事們便給我打電話詢問。有一次,我半夜12點多到家,凌晨1點53分接到廠里電話,需要與相關部門進行溝通協調。直到3點40分,終于塵埃落定。可是,我再也沒有了睡意。6點多,我按時起床,7點之前趕到了單位。
       大年三十晚上那天,我記得特別清楚。當天晚上11點半到的家,愛人已經準備好熟食、燉了魚,并且調好了餡,我倆趕緊包餃子,終于趕在跨年前吃上了餃子。
兒子變得懂事備感欣慰  
 
 
       雖然工作已有十多年,可接受這樣生產疫情防控藥品的緊急任務還是第一次。這個時期,很多生活方面的事都為工作讓路了。
       我和愛人都是制藥企業的職工,為了安心工作把兒子送到了保定的奶奶家。說到兒子,我這個當母親的有時挺內疚的。
       我早晨上班的時候,兒子還沒睡醒;中午吃飯的時候又跟班組長談工作;晚上等我回家,兒子早睡了。所以,每周能跟兒子視頻一次就很不錯了。每次與兒子視頻,他總想讓我們把他接回來,本來約定好2月底,可是工作太忙了,直到現在也沒兌現。
       我想念兒子的同時,感觸最深的是他長大懂事了。3月初,學校開始上網課,在農村的公婆幫不上忙,都是孩子一個人琢磨。記得有一天晚上8點多,兒子打來電話自豪地告訴我,他把上網課的軟件“鼓搗”好了,那天早晨,老師夸贊他是他們小組唯一連通進群的學生。當時我欣喜又歉疚地對孩子說:“兒子,你可真行!”
       時至春分,看到河北援助湖北醫療隊陸續凱旋的消息,自己也覺得“如釋負重”格外興奮,連續兩個月的勞頓隨之一掃而去。
       這些天,阿比多爾膠囊的生產逐步恢復到平時的節奏,想想馬上就能看到天天想念的孩子,挺開心的。
 
來源:《燕趙晚報》特刊 守衛春天
 
北京赛车pk10能做假吗